健美网徽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计划 > 职业健身计划

前苏联深蹲运动员腿部锻炼计划




  大约在十年之前,前苏联一位退役的链球运动员发现传统的深蹲并非腿部和臀部肌肉的最佳训练动作。这种说法在前苏联被视为异端,因为当时深蹲被大多数人推崇为腿部训练之王。直至今日,这仍是美国的主流看法。

  十年前的苏联,全蹲被视为是举重和运动的力量训练的基础。苏联运动员--包括摔跤,跑,击剑,足球和游泳运动员--全都训练深蹲。但是由于前文提到的那位链球运动员在1976年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并且毕业于莫斯科体育运动学院,他的观点被重视起来。他的名字是:Anatoly Bondarchuk。他认为踏高台阶比起标准颈后深蹲来有两个显著优势:一为训练大腿和臀部的效果更为显著,二为更不易受伤。

  Bondarchuk在乌克兰的基辅作为教练开始了他的研究。他的同事,包括苏联的教练,以及运动科学家质疑他的理论。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他的理论为一些运动员和教练所接受。在很多运动项目中,运动员放弃了深蹲代之以踏高台阶,他们均取得了明显的突破。很多运动员从这个“新” 动作中获取了显著的力量增长。

  我们称之为加引号的“新”动作是因为实际上这个动作有很长的历史。德克萨斯大学体育文化图书馆里有很多19世纪之前的书表明,19世纪末20世纪初哦,踏台阶即被广泛应用。事实上,哈佛大学体育训练总监Dudley Allen Sargent博士将踏台阶作为心肺功能测试的手段。 Sargent 的方法在80年之前即开始使用,被称为哈佛踏台阶测试。它利用一个大约20英寸高的长凳或者椅子当作台阶,被试者在规定时间之内踏台阶,然后测脉搏。

  踏台阶也被用于锻炼大腿和臀部力量。随着19世纪20-30年代力量训练的普及,负重踏台阶开始在书刊中出现。可是,负重深蹲仍然在美国力量界占据统治地位,原因在于:第一,著名的德国移民"Milo" Steinborn全蹲500磅;第二,他的这个新纪录的公开宣传; 第三,Joseph CurtisHise不仅利用高次数深蹲获得了巨大的力量和肌肉,还影响了其他健美运动员来接受深蹲。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说不定踏台阶会比深蹲更有影响力。但无论如何,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深蹲在腿部和臀部训练中占据了统治地位,并延续至今。

  深蹲 - 被质疑

  以苏联代表的东欧国家声称他们在二战之后在体育界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深蹲。他们一度受西方尤其是美国的训练理论的影响。但若干年之后他们培养了自己的教练和运动科学家,他们开始更依赖于自己的研究。以Anatoly Bondarchuk为首的运动专家开始对深蹲提出质疑。

  Bondarchuk的一个结论是大重量颈后深蹲给下背部下背部潜在的受伤的风险。他研究发现,当深蹲到底的时候(由下降转为上升的瞬间 -- 译者注),下背部的压力是杠铃重量的两倍。换句话说,如果扛300磅的杠铃,你受到的压力将为600磅,通常还更多。具体取决于下降和上升的速度。下降的越快,由下降转上升的变向越快,下背部的压力就越大,也就越容易受伤。

  Bondarchuk 还发现运动员在做每组最后几次强迫试举的时候,往往比平时多下降一点来获取反弹力,借以帮助他们通过粘着点。另外,他发现没有一种实际运动是采取标准深蹲的姿势法力的。基于以上考虑,他认为负重踏台阶是比深蹲更安全的练习。

  刚开始他的研究的时候,有一些东西他还不很清楚。 他不确定长凳应该是多高,在尝试了不同的高度之后,他很快发现他的腿部和臀部都得到了发展。具体的高度取决于不同的需求。根据他在解剖学上丰富的知识,他发现长凳越高,股二头肌的参与越大。反之,长凳越低,股四头肌的参与越大。

  最终发现当运动员的一条腿立起脚尖踩在地上,另一条腿平踩在长凳上且大腿与地面平行,此时是最理想的高度。如果运动员的股二头肌偏弱,那就要提高长凳的高度;根据芬兰体育学院Osse Aura教授的研究发现,股二头肌的力量应该为股四头肌的75%。如果低于这个比例,受伤的机会就会增加,同时运动表现下降。Bondarchuk 认同Aura的观点。他利用腿屈伸和腿弯举来测试股四头肌和股二头肌的力量。如果股四头肌的力量大于标准比例,他就运动员用较高的长凳以加强股二头肌;反之如果股二头肌的力量大于标准比例,就应该用较低的长凳。

  显然,运动员做踏高台阶的重量很难超过他深蹲重量的50%,因此对下背部压力过大的问题就解决了。负重100磅做踏高台阶对下背部的压力比负重300磅做深蹲要小得多,假设这都是这两个动作的极限重量。 另外,踏高台阶没有深蹲中的在底部的反弹,而全蹲,尤其是在底部的反弹,对膝盖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因素。



二维码
分享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